有口皆碑的小說 天唐錦繡 公子許-第一千兩百零二章 東窗事發相伴

天唐錦繡
小說推薦天唐錦繡天唐锦绣
那人单膝跪地,喘着粗气,亢奋道:“末将奉命潜伏在宫内,侦查唐军情况。眼下唐军大将程咬金已经命人前来后山之中搜索溃军踪迹,另外,末将在安鹤宫中观察,发现宫门前的一处营地之中有数百精锐唐军,装束与别不同,极为精悍,想来是有什么大人物前来,连程咬金都神情恭谨,入内之时身边亲兵尽皆留在营外,只一人进入……”
此人乃是渊男建留在安鹤宫的内应,通晓汉话,换上唐军的军装,兵荒马乱的时候自然不易暴露。
果然带回来极为重要之消息,若非及时通秉,怕是片刻之后唐军斥候便能发现大军潜藏的踪迹。
等到唐军大举来攻,所有谋划都是一场空……
尤其让他注意的是,什么样的身份地位比程咬金还高,连程咬金入营内相见连亲兵都留在营外?
想想唐军中的那位大人物,渊男建呼吸顿时粗重起来。
原本还想着冲杀出去奔袭唐军后阵,直捣中军大帐,看看能够天意顺遂袭杀大唐皇帝……
却不想居然亲自送上门来!
狠狠的咬了一下嘴唇,压抑着心底澎湃激荡的兴奋,渊男建当机立断,抽出腰刀,低吼一声:“时机已至,随吾杀敌!”
身边亲兵将早已备好的旌旗陡然竖起,十余面颜色不一的旗帜在风雪之中烈烈招展,一股萧杀之气腾空而起。
身后,万余兵卒沉默无言,却各个握紧手中刀,牵住战马的缰绳,跟随在旗帜之后小跑着自深沟密林之中跑出去。
待到出了山沟密林,渊男建翻身上马,看了看前方出现又消失的唐军斥候,根本不以为意,高高举起手中的佩刀,大吼一声,双腿夹紧马腹,战马长嘶一声,四蹄翻腾,狂奔而出。
在他身后,万余大军亦是各个在跑动之中飞身上马,紧随在渊男建身后,狂风一般席卷低矮的山梁、平坦的地域,向着安鹤宫狂飙突进。
一时间蹄声隆隆、风云变色,狂暴至极的杀气弥漫天地之间。
*****
七星门。
临近黎明,风雪肆虐,鹅毛一般的大雪纷纷扬扬,笼罩整个城楼。
城楼之内,渊男生负手踱步,如坐针毡。
长孙冲倒是还有几分静气,拈着茶杯慢慢的呷着茶水,只是时不时抬头去看窗外天色的动作却暴露了心底的紧张……
前方的消息一个接一个的传来,听闻唐军已然攻陷安鹤宫,高延武极其所部全军覆没,唐军大将薛万彻已然集结兵马,即将直抵七星门下。只需唐军一到,两人便会下令打开城门,迎接大军入城,届时大局已定。
这等关键时刻,两人皆是坐立难安,紧张万分。
窗外风声呼啸、大雪纷飞,却迟迟没有唐军抵达的消息。
渊男生来回踱步,犹如热锅上的蚂蚁,不停念叨着:“为何迟迟不至?该不会是出了什么差错吧?万一出了变数怎么办?父亲会否已然东西吾等之谋划,所以早已布下埋伏,故意将吾等安置在这里?”
……
长孙冲努力做出镇定如山的模样,好似大事临近却巍然不动,一切尽在掌握……
喝了口茶水,润了润干涸的喉咙,他淡然道:“世子不必焦急,安鹤宫已然攻陷,那高延武全军覆灭,再无人能够挡住唐军的脚步。唐军需要集结,补充军械,最迟一个时辰,必然抵达七星门下,世子稍安勿躁。”
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天唐錦繡 公子許-第一千兩百零二章 東窗事發閲讀
渊男生走到窗口处,将窗子推开一条缝隙,清冷的风雪瞬间灌入,令他精神一振。
看着外头城下黑洞洞的街巷、房舍,不知为何,心里没来由的一阵惊悸,他迟疑着说道:“不知为何,吾心里总是忐忑不安,好似有什么是吾等所遗漏……”
琢磨了好一阵,他忽然一拍大腿,说道:“唐军攻陷安鹤宫的消息已经数度送入城内,下一刻必然兵临城下,可为何这七星门内却依旧安静如常,不见兵马调动?唐军气势汹汹而来,对于七星门志在必得,父亲该不会对吾等这般信任,认为吾等麾下这数千兵卒便能够挡住唐军猛攻吧?”
他终于明白心里这份忐忑惊悸来自于何处……安静,太安静了。
风雪之下的七星门内,街巷静悄悄杳无人踪,甚至这一片房舍都罕有行人出入,这哪里是守城大战爆发之前的景象?
太诡异了!
被他紧张的心情感染,长孙冲也坐卧不安,起身来到渊男生身边,顺着窗子的缝隙看出去,城下街巷房舍笼罩在黑暗之中,黑洞洞好似有一只怪兽蛰伏其中,张开血盆大口等待着吞噬猎物……
长孙冲心里打鼓。
渊盖苏文其人固然刚愎自用、残忍暴虐,但是论才能绝对称得上一时人杰,否则何以能够皆空高句丽王室,将军政大权揽于一身,成为事实上的“高句丽王”?
想要骗过他的确不易。
可若是渊盖苏文早已洞悉他与渊男生的谋划,有何必将他们安置在这七星门,白白送给他们开城献降的机会?
早早的一刀砍了多省事儿……
长孙冲心里也惊疑不定。
一阵马蹄声由远及近,在城外响起,长孙冲急忙推门而出,顶风冒雪来到箭垛前,居高临下看往城下。
一个斥候疾驰而至,在城下大喊:“唐军先锋薛万彻已经率领大军数万,与半个时辰前开拔,前往七星门而来!再有一炷香的功夫,便可抵达城下,请世子与长孙将军严阵以待,固守城门!”
“嘿!”
长孙冲忍不住锤了一下面前的箭垛,心中振奋难言。
终于来了!
面上却强忍激动,冲城下喊道:“吾已知晓,再探再报!”
待到城下斥候转身策马离去,长孙冲回到城楼,振奋道:“世子快去命令兵卒做好准备,只待唐军一到即刻打开城门,大事成矣!”
渊男生兴冲冲的一拍手掌,道:“吾这就去安排!”
反身走向门口,手掌尚未触及房门,便听得“砰”一声响,面前的房门被人从外边一脚踹开,吓得渊男生心脏差点从胸膛里崩出来,勃然大怒:“何人这般莽撞?”
回应他的是一只从门外踹进来的脚,一脚正中他的胸口,将他踹得倒飞出去,“砰”的一声摔在地上。
旋即,无数黑衣黑甲的兵卒自门外蜂拥而入。
长孙冲惊骇欲绝,反手拔出腰间佩刀,拧身一个箭步窜到左边窗户旁,正欲破窗而出,“砰”,前后左右各扇窗户几乎在同一时间离支破碎,无数兵卒夹杂着木屑自窗外跃入,彷如神兵天降。
这些兵卒跃入城楼之内,手中数十柄钢刀光芒闪闪,身后破碎的窗户又有数十张强弓出现,所有箭簇都对准了长孙冲。
一股绝望涌上心头,长孙冲咬了咬牙,到底没有拼死一战的勇气,恨恨将手中的佩刀丢在地上。
几个兵卒如狼似虎的冲上来,其中一人狠狠一拳捣在他的腹部,疼得他弯下腰去,苦胆水都吐了出来,那几个兵卒这才用绳索将他五花大绑,然后死死的摁在地上。
渊男生好不容易缓过神,见到眼前一幕,登时魂飞魄散,哪里还能不知道自己与长孙冲的谋划已经被父亲窥破,此刻正是父亲派人在最关键的时候将他们制服?
可这个时候断然不能束手就擒,他从地上一骨碌爬起,大叫道:“尔等意欲谋反不成?速速让开,吾要见父亲!”
他心中尚存着一丝侥幸,或许这些人是二弟派来意欲加害他的呢?只要能够见到父亲,总归还有一个解释的机会,大不了就将实情尽数推到长孙冲身上,说自己是被长孙冲蒙蔽,心中绝无背叛父亲之心……
一个顶盔贯甲的校尉自门外大步而入,冷冷的看了一眼渊男生,目光中满是嘲讽,而后束手立于门侧。
门外,一个高大的身影缓步而入。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