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言情 斬月-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80+個最強序列候選人鑒賞

斬月
小說推薦斬月斩月
大军后撤。
……
远方,稻花江上虽然还是不断泛起冲天的技能光辉,依旧还有双方玩家在铁龙桥周围对轰火焰激光,但那只是一些国服的散人玩家不愿意撤退,想在那边“摸摸鱼”罢了,真正的大战已经在流火军团决定后撤的那一刻就结束了。
十里外,夜空漆黑。
流火军团帅帐内,烛火摇曳。
“咱们就这么撤了?”
一群盟主级玩家都在,乱世奉先坐在靠近帅案的一个凳子上,有些无语的抱着膝甲,道:“太不像话了吧,印服的那群混蛋还不都笑成白痴啊!”
“由着他们笑吧。”
我皱了皱眉,说:“稻花江上有禁制,我们的火炮根本就攻不破,而国服的服务器技能优势就是重炮特别猛,咱们如果不能发挥重炮威力的话,在铁龙桥上迟早会吃亏,大襄王朝现在只是普通铁骑冲锋,流火军团就已经损失惨重了,一旦人家派出巨象骑士,恐怕损失会更大,只能撤。”
“现在呢?”
子熊皱眉道:“我们就这么在帅帐里干坐着啊?”
“等啊!”
火星河微微一笑:“大家还不明白陆离的心思吗?既然稻花江的江神已经叛变了,咱们就没必要在稻花江上干耗着了,所以后撤十里,给印服以心理上的示弱,你们想想,印服的那群家伙原本就没把咱们放在眼里,觉得中国战区都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废物,如今咱们后撤避战,他们会怎么想?”
“我擦……”
蓬蒿人一握拳,眸子里满是骇然:“这群混账,莫非会趁夜劫营?”
我点头一笑:“是的,我已经安排流火军团在周围布防,所以你们大家也别闲着了,带人熟悉周围的环境,寻找有利于自己的地带布防,咱们跟印服的军队和玩家来一场丛林战,在这里趁势杀一杀他们的锐气好了。”
“行!”
风沧海振奋一笑:“走吧,咱们都出去布防去!”
“走走走!”
一群盟主级玩家纷纷出营,随即带着各种的人马在流火军团的四面八方布防,而林夕和沈明轩依旧留在帅帐之后,林夕目光如水的看着我:“一鹿怎么说?”
“一起布防吧。”
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斬月》-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80+個最強序列候選人熱推
我笑了笑:“林小夕你和沈明轩去布防,我这里可能还有一点事情要忙一下,一会印服的人开始趁夜劫营的时候我会到场的。”
说着,看了看自己的近500层噬魂效果,道:“我的马鹿冲城也该出手了。”
“嗯嗯~~~”
……
众多玩家一一散去,帅帐里变得空荡荡起来,但没过几分钟,“唰”的一道身影掠入帐内,正是张灵越,抱拳恭敬道:“统领大人,风相来了。”
“就知道要来,跟我出去迎接风相。”
“是!”
带着张灵越刚刚走出帅帐,就只见轩辕帝国的白衣卿相,那一袭白袍的年轻儒士就站在帅帐外,笑道:“我能进去喝杯茶?”
“风相客气了,请进。”
将风不闻请进帅帐内,也没有客气,我依旧坐在帅案之后,风不闻则坐在一旁,笑道:“一听到消息,我便赶过来了,看起来……流火军团在稻花江上好像已经受挫了。”
“确实如此。”
我点点头:“稻花江江神周雨在江水中心设下了禁制,我们的火炮根本无法穿透这道禁制,对南岸的敌人造不成什么太大的火力压制,而仅仅是铁龙桥上的硬拼,大襄铁骑太厉害,流火军团也未必就一定能稳操胜券,所以我没有下令强攻铁龙桥。”
“你是对的。”
风不闻吹了吹茶水的热气,笑道:“这稻花江的南岸拥有大襄王朝的两个甲等兵团,总兵力大约是流火军团的两倍,而且有大量的辎重驰援,一旦流火军团强攻铁龙桥,就算是有部分兵力过了桥,最终也一定会陷入泥泞之战,被对手吃掉。”
“说说周雨吧,她跟明扬王轩辕义有什么关系?”我问。
顿时,风不闻揉了揉眉心,露出一副无奈神情,道:“这是一桩陈芝麻烂谷子的旧事了,若是没有今天的这一档子事,恐怕这件事早就被人遗忘了,这周雨,原本是明扬王轩辕义身边的一位婢女,十分忠诚,当年轩辕义还不是明扬王,被仇家追杀时,周雨舍命相救,最终殒命于稻花江上的一场激战之中,轩辕义为了感怀这婢女的忠诚,故而向陛下恳请,敕封她的阴神为稻花江江神,在江南为期修建神祠,所以这周雨就一向以明扬王奴婢自称,对明扬王依旧忠心耿耿。”
“那么?”
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斬月 愛下-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80+個最強序列候選人讀書
我一脸疑惑。
风不闻哈哈一笑,说:“但是人心一事最为难料,周雨虽然身为婢女,但对轩辕义却始终有一份爱慕之心,甚至心底深处一直以明扬王夫人自居,可惜这些年,明扬王轩辕义的日子过得也还是舒服,不但迎娶了一位才女为王妃,此外多年,又娶了四位夫人,一个比一个貌美如花,而且,起初几年,明扬王几乎每年都会来一趟稻花江江祠,为周雨这位江神娘娘敬香,后来北境的战事吃劲,他更多的心事都放在了如何为帝国筹措粮草上,所以也就没有再来了。”
他一声轻叹:“就这么一来二去,一份期盼变成了怨恨,这也是大襄王朝攻入国境之后,这位轩辕帝国的江神却一瞬间就倒向了对手的原意,她这哪儿是什么倒戈,更像是一个女子的积怨成恨,只是在报复明扬王罢了。”
我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用指尖敲击帅案。
“怎么?”
风不闻微微一笑:“我们北凉侯是否动了恻隐之心了?关于稻花江江神周雨这件事,你有什么想法,可以直接跟我说,在我来时,陛下只说了一句话。”
“什么话?”
“天大的事情也比不了收复失地。”
“知道了。”我点点头。
“那你有什么打算?”
“当初,周雨是轩辕庙堂敕封的,这没错吧?如果说要毁了她的金身,不认她这个江神,我们也是可以做得到的,是吗?”
“没错。”
风不闻一抬头,笑道:“关于稻花江江神的敕封诏书、江水舆图,都依旧还在帝都之中,这些确实能动摇这位稻花江江神的根本大道,你有什么想法?”
我一扬眉,话语中带着怒意:“我管她什么儿女情长,她周雨因为自己的儿女情长就截断了稻花江,甚至引动江水灌杀北岸,导致我流火军团折损了上千精锐,她既然当了稻花江江神就应该知道自己不该意气用事,这件事,于情上,我能理解,于理上,我恨不得一脚踏碎她的金身,打她一个万劫不复!”
风不闻淡淡一笑:“猜到了,这像是你七月流火的一贯作风,既然如此我回去了,稍后自然会有人将敕封诏书、江水舆图一并送来。”
我微微一笑:“朝廷就这么决定放弃这位稻花江江神了?”
风不闻揉揉眉头:“流火军团出征在外,你就是这岭南行省的主人,区区的一个江神,生死都由你定了,我还需要多说什么吗?陛下要的,只是疆土完整,驱除强敌罢了,至于山水神祇,以后可以再敕封,花点香火钱罢了。”
“知道了,恭送风相。”
“不送。”
他轻轻一拂袖,身躯直接消失在了原地,气息已经远在数里之外,看来修为是又提升了。
……
“咚咚咚——”
风不闻一走,远方就传来了战鼓声,秦战披坚执锐踏入帅帐,一脸振奋的笑道:“大人,大襄王朝的军队果然发动夜袭了,大量军队或过桥,或涉水而过,数不胜数!”
“列阵迎敌!来多少,杀多少!”
“是!”
我站起身,抚了抚领口的三颗金色将星,也抚平了一下心中的怒火,稻花江的江流湍急,平常人根本不可能涉水而过,而大襄王朝的军队为什么能过江,毫无疑问还是那位稻花江江神娘娘的的杰作,其实做到这一步她已经没有给留什么余地了,而我的态度十分明朗,一个女人,既然不懂事,那就别当什么江神了。
提着双匕首,大步流星踏出帅帐,道:“张灵越、秦战、柴鹭,战斗的事情交给你们了,我自己也上阵杀敌去了。”
“大人放心,流火军团必胜!”
“行。”
我一个箭步踏上天空,化为一道流星笔直的坠入了一鹿的阵地前方,与林夕并肩而立,看着远方密密麻麻而来的印服玩家禁不住一笑:“看起来……好像就是冲着我们来的。”
“是的。”
卡妹梨涡浅笑:“印服的人看到我们一鹿是中国战区排名前三的公会,眼热啊,如果能打败我们的话,他们回去印服能吹三年。”
“原来如此。”
就在这时,印服汹涌而来的人群中,出现了一个个金色名字的玩家,阿飞禁不住一愣,道:“那些金色名字是什么意思,王者段位玩家?”
“不是,是最强序列候选人。”卡妹摇摇头,道:“印服的最强序列候选人名字都是金色的,所以相当的闪眼。”
“真不少啊!”清灯嘿嘿一笑:“十多个最强序列候选人来攻打我们一鹿?真是看得起我们,印服这是所有高手倾巢而出,想教一鹿做人?”
“想多了。”
杀戮凡尘提着双匕首,眼中毫无畏惧,笑道:“你稍微了解一下就知道了,国服的最强序列候选人是依靠官方的数据来评定的,一共也就九个人罢了,但印服不一样,那边的派系多,玩家身后的后台也都不一样,谁都想上,所以印服目前为止一共80+个最强序列候选人,有点烂大街的意思了。”
阿飞嘴角抽搐了一下:“真是一个奇怪的族群……”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