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第六百一十二章 農夫和彪形大漢閲讀

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
小說推薦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变成血族是什么体验
当良先生吃完那“最后的汉堡”,跟向坤离开澳洲,回到东亚后,本能地对向坤所说的“最后一站”有了些不一样的期待。
在和向坤同行的“狩猎之旅”中,其实有很多“食血生物”都有非常强大的战斗力,如果是他自己一人对付,不算找到和确定“食血生物”位置这最难的一步,若是携带了合适的“生物构件”,应该也没有太大问题,但不论怎么样,都是要费一番周折的——比如那只水中的巨兽,就不可能像向坤这么简单直接地解决掉。
按着他的正常推论,以他现在的阶段性转化程度,符合他“血源”要求的“食血生物”,转化程度不会比他低太多,一定是个十分强大的存在。这次,他觉得向坤或许没办法像之前那么简单地对付了,他或许也能有机会,痛痛快快地打一场。
“最后一站”,或许也是“最后一战”。
在和向坤乘坐“神行科技”安排的车辆,抵达中哈交界处的山区,下车行走了十几公里后停了下来,良先生以为已经发现了那“食血生物”的位置,便主动说道:“这次的目标是什么特性,需要我帮手吗?我要不要提前准备‘生物构件’?”
向坤看向旁边处在隐身状态的良先生,说道:“没事,这次很轻松。”
良先生有些意外,都已经到这一步了,面对这个层级的“食血生物”了,还是很轻松?
如果是还没有进行阶段性转化,或是只有一两次阶段性转化的“食血生物”,有的可能是运气好,有的或许是有针对的变异和转化,被向坤的特性完克,战斗力没有那么强。但达到和他差不多的阶段性转化程度,那必然猎杀了大量高转化程度的“食血生物”。
按着他过往对“食血生物”的评级系统来判定,这个目标,这个他最后的“血源”,肯定是“高级猎食者”甚至是“顶级猎食者”。
面对这样的存在,向坤依然可以“很轻松”?
或者,对于向坤来说,搅动风云、控制天气,召唤闪电风暴洗地,也是“很轻松”的行为?
良先生不由得有些感叹,自己最开始的时候还想着好好考验下向坤,然后看要不要帮他走自己这条变异进化之路,现在看来,好像成笑话了……向坤所走的路,远比他所走的路要宽阔得多。甚至于很多的能力表现,都是他完全没有办法理解的了。
发现向坤直接找了块石头坐了下来,然后拿着他给的“神行科技”秘密部门的制式平板在看着什么,良先生疑惑道:“是没有确定那‘食血生物’的位置?”
“不是,我们先在这等一等。”向坤说道,没有做太多解释。
良先生便也没再多问,在旁边找个位置坐了下来,过了几分钟,看到向坤依然没有动身的打算,他便开口问道:“我有个疑问。”
“什么疑问?”
“正常来讲,按照我们的研究,还有我过往的实际体验来看,吞噬其他的‘食血生物’,完成正常的阶段性转化的话,应该会有一个短期内大幅变异、进化的区间。按照我的‘生物构件’进化体系,它更多的会体现在我的众多‘生物构件’上。
“这次咱们进行阶段性转化之间的间隔太短了,我没有办法让我的研发团队,通过‘生物构件’的调整来进行进化引导。但正常来看,我应该也会产生一些自发性不可控的小变异,拥有一些之前吞噬的‘食血生物’的主要特性。
“可是直到现在,我已经吞噬了那么多只‘食血生物’,却并没有产生什么明显的异变,这好像有些反常?”良先生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向坤把平板电脑放在膝盖上,想了想,回答道:“因为你进行阶段性转化后的变异过程被我进行限制了,怎么说呢……还是用施工队来举例吧,你吞噬其他‘食血生物’得到的‘高维因子’,就是补充到你自身施工队的‘工人’。
“正常来讲,他们办了入职手续,就会被安排进工地,开始干活。有的是按着既定的工程计划,加入施工队干活。而有的没有被立刻安排工作的话,就会自己找活干……比如有的‘工人’原本特别擅长修桥,于是看到你的‘工地’上有一片空地空得刚刚好,他们就跑去修了一座桥。外在表现,就是拥有被吞噬目标的显著能力特性。
“而我在你进行阶段性转化的时候做的事,就是让那些‘工人’被你吸收后,办完入职手续,确定了身份,却不立刻被派到到工地,也禁止他们自己乱跑、乱动,暂时让他们处在一种待命状态中。这个状态持续不了多久,但对我们来说已经够了。这样可以避免很多变数发生,也能让你自身的身心状态更稳定。”
良先生听得大感惊奇:“你可以直接影响我体内的‘高维因子’?你能进行这种层面的操作?”
向坤决定再多透露一些“超感物品体系”的底层实现方式:“不是直接对‘高维因子’操作,而是对你的‘超感信息’进行一些影响,这种影响只有在你处于阶段性转化的过程中能进行。
“至于什么是‘超感信息’,你可以理解为现实世界各种物质的本源代码、数据,我在某种状态下,能够直接接触到这些代码和数据,进行有限度的影响。”
说完这些话后,旁边的良先生许久没有回应,向坤虽然看不到他的表情,也能直接他的大概心理,便笑道:“放心吧,这些东西,你早晚也能接触到的。在澳洲的时候你应该也已经察觉到了,你和周围很多事物之间已经有了一种联系。对于你来说,就像是已经摸到了操作面板的存在,接下来,就是看你怎么样自己去构建一个合适的操作体系,然后用你的操作体系、操作系统,接入到我所构建的广阔天地中。到时候,你自然就会明白我所说的‘超感信息’是什么了。”
“我能等到那一天吗?”良先生说道。
向坤知道他的意思,肯定道:“放心吧,我说过了,最最最差的情况,也是你现在的肉体崩解消失,但是你的意识主体,你的记忆包括你的认知,都能够保住,然后我会为你构建一个临时的身体,慢慢再进行重构和修复。当然,我没有办法保证一定再构建一个和你现在完全相同的身体。但我想……你应该能认同生死的边界在于意识的存续与否,而不是原本的躯体吧?”
良先生沉默了几秒钟,才开口道:“我会全力配合你。”
向坤点了点头,他知道良先生是信任他的,或者确切地说,是这段时间的“狩猎之路”,他不断展现出来的能力、构建的新认知框架,让良先生信任——也是不得不信任。
当然,这很大程度上,也和向坤当初和爱丽丝、老夏花了不少时间,引导良先生一步步发现向坤的过程有关。
哪怕现在良先生已经知道,他的“发现之旅”是向坤有意为之,但这并不妨碍那一路建立起来的、对向坤的主观认知,对他产生的潜移默化的影响。
否则的话,向坤一上来直接给良先生展示一系列强横的、颠覆性的能力,展示那能够探知一切、掌控一切,甚至能让他动弹不得、“生物构件”全部瘫痪的力量,虽然也能让他理智地选择合作,但那样的话,再展示向坤的变异之路、他的道德认知、行事风格,影响力就非常非常小了。
那种情况下,以良先生的性格,哪怕觉得向坤强大到足以对付“终极猎食者”,哪怕理智地认为和向坤合作是最佳选择也是唯一选择,依然会对各种操作充满疑虑,会有无数的暗中打算,绝不可能像现在这样,几乎把生死都交到向坤手中,在有很多疑问没有得到解答的情况下,依然愿意全力配合。
哪怕是完全一样的操作,不同的顺序,也会带来完全不同的影响效果。
向坤和良先生在光秃秃的山顶等了一个半小时,才再次启程前行。
两人又在山间跋涉了一个多小时后,终于到达了目标所在的位置。
在大量植被翻滚着,像是得到命令一般,“齐心协力”地把地面向两边“掰开”,一层一层的泥土剥离和翻滚而起,最终露出了那个留在地底的圆形物体时,良先生终于知道,为什么向坤之前跟他说“这次很轻松”了。
向坤跃到那被“小萝卜”协助刨开的大坑中,拍了拍那有成人大小、像个蛋一样的东西,笑道:“刚刚我们过来的时候,这家伙正好在进行饮血转化,为了不吓到它,所以我们在那个山头先歇了一个小时。在它完全转化前,它对你还不是合适的‘血源’,转化后就是了。嘿嘿,现在这个当口是刚刚好,它正好处在转化完成,但是没有苏醒的状态。”
本想“最后一战”、“打个痛快”的良先生有些哭笑不得,不过他倒也没有让向坤等这“食血生物”彻底完成转化、苏醒过来再动手,那样平添变数,没有必要。
但他却有个疑问:“你说它完成这次的转化,才刚好符合我的‘血源’条件?那样的话,你之前是怎么确定它的?它之前转化程度也很高了吧?这样的‘食血生物’,要找到合适它‘阶段性转化’的目标,应该也很不容易。你是怎么知道,它刚好会在这个时候找到合适的目标,进行转化的?”
向坤笑道:“当然是因为它的‘血源’也是我给安排的啊。”说着,他狠狠地砸了一下那巨蛋的“蛋壳”,一下打出了个洞,然后抓着“洞沿”用力一掰,将整片整片的蛋壳扯烂,掰开,露出了一面一个无比狰狞,团抱在一起的恐怖节肢动物。
向坤说道:“这玩意要不是几个月前袭击了人类,而是一直藏在山里的话,我都未必能知道它的存在。它应该是从蜈蚣变异来的,虽然现在看起来已经没有太多蜈蚣的模样。”
“你是……派人把其他合适的‘食血生物’送过来给它?”良先生还是有些不解。
“不是,我是让一个‘合适’的‘食血生物’,到这附近来,再让这家伙也到这附近,然后它们自然会发现对方。当然,这里面也有一点‘终极猎食者’的影响,它也在跟着推波助澜。”
“‘终极猎食者’为什么要这么做?”
“因为它知道我在给你配置合适的‘血源’,在帮你快速提升阶段性转化程度,这个结果,本来也是它想看到的。”向坤说道,“虽然它不知道我们要怎么对付它,但合适的‘血源’,却是它没有办法拒绝的。所以它只会对我们进行试探,却并不会阻止我们,还会悄悄助力,因为我们在做的事,就是它费了巨大时间和力气一直在做的事,而且做比它快得多、高效得多。
“你想想,如果你是一个农夫,辛辛苦苦打理一片农田,田里农作物才生长了十分之一不到,突然有个彪形大汉冲进田里,一通操作,然后极短的时间,就让农作物长到了十分之九,你觉得他会怎么办?”
“做好准备,防止那彪形大汉收割作物?”良先生说着,却是忍不住笑出声,笑声如同钢板摩擦:“我就是那作物。”
“对,它现在全部的准备,应该都是在防备我在你完成最后的转化时,把你给吞噬了,或者影响它吞噬你。但在你要不要转化这一问题上,它和我们是没有冲突的。”向坤笑道,“可是它又不能理解我的目的,因为它想不通,我明明没有到能够吞噬你的转化阶段,它不明白我的目的是什么,更不明白我会怎么对付它。”
良先生点了点头,笑道:“那就开始吧。”
对于具体的计划实施步骤和细节,向坤有跟他说过,虽然其中还有很多疑问,有很多无法理解的地方,但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他还是愿意相信向坤,按着向坤的计划行事。
在良先生开始处理那蛋壳里的“食血生物”时,向坤却是在边上,拿起了平板,联系老夏。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