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玄幻小說 我有百億屬性點 同歌-第740章 隨性看書

我有百億屬性點
小說推薦我有百億屬性點我有百亿属性点
不过,嗣管家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
司马府肯定咽不下这口气,报复指不定是什么时候就会降临……
只是,城主府的所有人,恐怕都不会相信,罗天完全不惧怕这种报复,别说一个司马府,就算是整个天离城都对罗天有意见,罗天也能淡然,毕竟,他身边的女人,可是一个正经八百的仙人!
见罗天没说话,嗣管家以为罗天是陷入了某种两难,眼中闪过一丝失望之色,张口道。
“倪公子……”
话没说完,罗天微微一笑,轻轻抬起手,打断了嗣管家的话。
“嗣管家,不必多说。你只需记住,伍士是我的兄弟,他既真心待我,我肯定不会让我兄弟吃亏。其次,老城主的病,我说了能治好就是能治好。你们怀疑也好,不信也罢,我无需解释什么。”
说完之后,罗天深深的看了嗣管家一眼道。
“这样的回答,不知道老夫人还满意吗?”
嗣管家愣住了,他没想到罗天会说话这么直接!
乍一看,这是非常不理智的回答方式,有些东西,不说破,不说穿才有相应的默契……
城主府的忠告也好,钦老夫人让嗣管家传话,看罗天的反应也罢,不过是看重了罗天的医术,还有白凝的大宗师武力。
眼下的城主府,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虚弱,只要能挺过这一关,凭借民心,凭借城主府多年的耕耘,城主府还会是以前的那个城主府,所以,一个大宗师,还有一个医生兼实力不俗的江湖人,眼下对城主府来说,都是巨大的助力!
只要罗天的回应,能够有一点臣服,或者是愿意和城主府合作的意向,可以说,罗天将得到鼎立支持,所谓司马府的报复,也会由城主府扛下来。
不过,城主府毕竟是城主府。
罗天即便对城主府没有什么怀心思,这么多件事情过去,钦老夫人依然拿不准罗天心里到底想什么,想要什么。
所以,钦老夫人才没有直接找来罗天问这件事情,而是让人转述,听罗天的回答,观察罗天的言行……
这一切,原本是这么自然,甚看穿也没什么好说的,两方都心知肚明的事情。
可是,罗天完全不按套路出牌,在回答里面,既没有表达出对城主府的合作,更谈不上臣服,似是而非,却又无法拒绝的回答,那么的有力,又是那么莽撞的指出嗣管家身后的那个人……
嗣管家愣了许久,最终脸色有些难看道。
“倪公子,你是不是想太多了,是我这个下人多嘴,让倪公子产生误会了!”
表面是像在道歉,实际上是警告罗天,从这一刻起,已经划清了界限,你是你,城主府是城主府……
罗天如何听不懂这潜台词,不由哈哈大笑起来。
嗣管家微微皱眉,还是好奇的问道。
“倪公子因何发笑?”
罗天摇摇头,反问道。
“不该笑吗?堂堂一个城主府,就这点胸怀,怎么可能成事?”
说到这里,罗天似乎有预见性的摇了摇头,感慨万千道。
“可怜我那个耿直的兄弟喽……”
嗣管家哪里听得了别人这么说城主府,即便知道眼前这个人绝不是看上去那么人畜无害,翩翩公子的模样,也握紧拳头,冷声道。
“倪公子慎言!就凭倪公子刚才的话,就已经是大不敬的行为,如果不是因为倪公子是贵客,哼!”
罗天看了看嗣管家,低声道。
“忠心可嘉,不过就是笨了点。”
嗣管家被气的发笑,反问道。
“倪公子既然聪明,可否告诉我,为何要说什么老夫人?我这个下人多嘴提醒,那也没有坏意,既然倪公子如此自大,不如亲往司马府走一趟,带上夫人,好好的质问司马信?”
罗天听后摸了摸下巴,一脸认真道。
“你还别说,这是个好主意。”
“……”
超棒的小說 我有百億屬性點 同歌-第740章 隨性閲讀
嗣管家被气的完全说不出话来,沉默的看着罗天,只觉得这个人越看越像一个狂人,不可同盟。
罗天也不在意嗣管家的眼神,摇摇头道。
“算了,我要是去了,你们城主府就难了。我倒不顾虑其他,就怕我那个小兄弟太为难,兄弟情谊啊。”
嗣管家冷笑回道。
“倪公子何必自欺欺人,既然顾虑兄弟情谊,何必让三公子如此为难,你可知道,司马朗之死意味着什么?三公子在城主府内,又得到什么评价?现在和城主府同盟者,又当如何做想?”
嗣管家的反问,只透露一个信息,自从伍士帮了罗天,伍士就彻底失去了对城主府的继承权……
嗣管家也相信,这样的暗语,罗天是一定能够听得懂……
罗天当然懂,说到了伍士,罗天认真了许多,深深的看了嗣管家一眼道。
“嗣管家,小小城主府,不该是束缚我这兄弟的牢笼,你不知这天有多高,更不知道你家三公子心里到底想要的是什么!”
能够从嗣管家的嘴里听出关于伍士之后的情况,罗天起码能够确定,这嗣管家是对三公子非常有好感的……
有这个前提,罗天也没说太难听的话。
嗣管家某种程度上是代表钦老夫人的立场,既然嗣管家都这么关心伍士,可以想见,钦老夫人对伍士的期待,也绝对不是表面上的样子。
“倪公子,请恕我无礼了!”
嗣管家越听心里越不是滋味,咬牙道。
“你说城主府是个小小的牢笼,我倒想问,到底什么才是最有保障,最值得的事情!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如果没有城主府了……”
说到这里,嗣管家表情闪过一丝痛苦。
“三公子就安全吗?如果没有城主府,倪公子现在还有机会在这里与我谈论这个小小的城主府吗?哼,恕我直言,在我看来,倪公子也不过是江湖的一个狂生而已。诚然,凭借倪公子和贵夫人的武力,在江湖上肯定不会吃亏。但是,这里是天离城!不是一个人,两个人就能解决的事情……”
嗣管家停顿了片刻,眼中闪过一丝沉重道。
“待到千军万马围困城主府,万箭齐发,万马齐鸣,金戈铁马,浴血拼杀之时,又有多少人会死于非命,又有多少人将无家可归?那个时候,倪公子你还认为,一个大宗师,一个能打的人,在这种情况下,有多大用处吗?”
嗣管家的话,可以说放肆到了极点,如果不是罗天屡屡表现出对城主府不上心的模样,他也不会被逼到说这些。
好在,罗天不是一个斤斤计较的人,听完这一切后,罗天又笑了。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嗣管家听后眼眶瞬间放大,不仅冷汗连连,情不自禁的往后退了一小步,警惕的看着罗天,张大嘴,惊骇道。
“你……你说……什么?”
这句话,在嗣管家看来,就是一句彻头彻尾逆贼的宣言。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一时间,嗣管家心里大乱,他脑子里想到了很多。
“难道他是想取城主府而代之?”
“一定是了!一定是!”
“我要快告诉老夫人,这人……嘶……心机好沉啊!故意斩杀司马朗,让司马府不再为城主府所用,通过三公子混入城主府,原来是想……”
刹那间,嗣管家招呼都不打的转身,想要逃离。
不等嗣管家走,罗天淡淡的说道。
“这句话,不对吗?”
嗣管家身子一紧,他想起,罗天是可以活生生把司马朗脑袋拧下来的狠人,自己现在逃也逃不过,反而是打草惊蛇……自己也会死在这里!
“不信,一定要活下去,告诉老夫人,这是一个逆贼!他想覆灭我城主府!”
想到这里,嗣管家整理了自己震惊的脸,转过身,僵硬的笑道。
“倪公子勿怪,方才想起一些重要的事情,不得不先走一步,日后有空,再与倪公子闲聊……”
罗天听后嘴角微微勾起,抬眼看了看天空道。
“怎么?嗣管家不准备迎接贵客了?”
嗣管家听后干笑了一声道。
“事急从权……”
罗天打断道。
“如果我没猜错,你是想去禀告钦老夫人,我是一个想要覆灭你们城主府的逆贼,是一个心怀不轨的人吧?”
嗣管家瞳孔猛地一缩,他知道,罗天既然敢说,就已经无所顾忌了,这也是杀人灭口的前兆!
一想到这里,嗣管家反而冷静下来。
当然,一切虚伪的假笑,包括客套,在这一刻都烟消云散。
嗣管家只想知道罗天到底想怎么样,并且,通过眼下的情形拖住时间,一旦有机会,说不定还能招呼人……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你是哪个势力的人?”
嗣管家沉声问道。
罗天微微一笑道。
“这才对嘛,有话就直说,何必遮遮掩掩,装作要去做什么急事,嗣管家自己信吗?”
嗣管家摇了摇头道。
“很显然,你不信。既然已经说到这个份上,我这把老骨头,肯定是逃不过倪公子的掌心,要杀要刮,悉听尊便,不过,要想从我的嘴里听到任何不利城主府的情报,呵……倪公子还是不要痴心妄想了,忠是刻在我嗣家骨子里的誓言!”
说到这里,嗣管家凌然不惧的看着罗天,即便是充满了不甘心,也自有一份坦然。
罗天与嗣管家对视了几秒钟后,邪魅一笑道。
“嗣管家,我说过要杀你吗?”
嗣管家只觉得,今天的脑子格外不好用,因为,罗天的思维实在是太跳脱了……有一种被牵着鼻子走的感觉。
“你到底什么意思!策反我?绝无可能!”
罗天摇了摇头,叹气道。
“好像我现在很像一个反派呢……没办法了,我只想问问嗣管家,我那句话有问题吗?”
“哪句?”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嗣管家沉默了许久,回答道。
“我怎么看,有什么意义吗?”
罗天摇头道。
“的确意义不大,不过,我想听实话。”
嗣管家又是一阵沉默,旋即点头道。
“好,那我便说。有!”
罗天眼睛一闪道。
“哦?”
嗣管家继续说道。
“不必惊讶,这句话听上去好像很有道理,又是一句宣言。不过,我这把年纪过来的人,呵呵……只觉得这句话是一句废话罢了。”
罗天不置可否道。
“继续。”
嗣管家见罗天依旧云淡风轻,貌似也没有半点生气的迹象,便继续说道。
“王侯将相培养自己的子女也都是往王侯将相上培养,民间有句俗话,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的儿子会打洞。如果应了倪公子的那句话,岂不是人人都可以做城主?但是,倪公子又哪里知道,做一个城主的艰难,所有人只看到光鲜亮丽的一面,又何曾看到为了做一个好城主,需要学习哪些东西?”
“我不客气的说,倪公子你今日坐上城主之位,明日,就会有乱民暴起,因为,你连基本的政务都无法施行,谈何做城主?”
罗天摸了摸下巴道。
“有几分道理,照你这么说,一个不学无术,就像司马朗这样的人,也能做司马府的世子了?”
嗣管家摇头道。
“终究还是要看个人,三公子年少机敏,做事有决断,有毅力,如果三公子有心仕途,凭借三公子豪爽谦虚的性格,一定是天离城百姓的福气。可惜……三公子无心于此。”
罗天点头道。
“人各有志,不好强求。那如果坐在城主位置上的,是一个熟悉政务,却骄奢暴虐的城主,是百姓的福气吗?这样的人,天生就该是城主?”
嗣管家一时愣住,沉思起来。
“这……”
“所以,你只是把一切想的太美好了,不是吗?如果一个贤君的子孙也是贤君,恐怕也没有什么理由要推翻他,偏偏有的人只在乎自己,就算他从小学的是政务,活在一个城主府的环境里,他也不配继续成为城主!”
嗣管家冷汗直冒,咬紧牙关没有说话。
罗天继续说道。
“况且,没有谁会愿意放弃舒服!一个身居高位,无数人臣服自己的城主……”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